<span id="61105"></span>

    <p id="61105"><i id="61105"><source id="61105"></source></i></p>

  1. <span id="61105"><sup id="61105"></sup></span>
    郵箱訂閱RSS訂閱繁體中文本頁主題:文天祥 · 過零丁洋

    文天祥 · 過零丁洋

    本文分類:古代詩 發布時間:2014/5/17 已被閱讀

    過零丁洋

    辛苦遭逢起一經,干戈寥落四周星。

    山河破碎風飄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

    惶恐灘頭說惶恐,零丁洋里嘆零丁

    人生自古誰無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

    ——南宋 · 文天祥

    注釋

    ①零丁洋:在現在的廣東省珠江口外。

    ②遭逢:遭遇。經:經書。這句的意思是:我辛辛苦苦地讀書,攻研一種經書考中了進士,出來做官。宋代的科舉考試,常選士子平日所學的一種經書來出考試題目。文天祥是以一經應舉,所以說“起一經”。

    ③干戈:古代的兩種兵器,也作兵器的通稱,引申指戰爭。寥落:稀少,零零落落。四周星:四周年。地球十二個月繞太陽一周稱為一個“周星”。文天祥從起兵抗元到兵敗被俘,經歷了四年。

    ④絮:柳絮。這句的意思是:國家支離破碎,像被風吹散的柳絮一樣。

    ⑤身世:指人生的經歷、遭遇(多指不幸的)。萍:浮萍。這句的意思是:自己一生動蕩不安,像被雨抽打的水上浮萍一樣。

    ⑥惶恐灘:在現在的江西省萬安縣,急流險惡,是贛江十八灘之一。惶恐:驚慌害怕。公元1277年,文天祥的軍隊被元兵打敗,曾從惶恐灘一帶撤退到福建汀州(今福建省長汀縣)。

    ⑦零丁:即“伶汀”,孤獨,沒有依靠。

    ⑧留取:留得。丹心:赤誠的心。汗青:史冊。古代用竹簡記事,先把青竹用火烤過,去掉青竹中的水分(汗),才容易書寫,并可以避免蟲蛀,這個制作過程叫“汗青”,后來用來表示著作完成。這句的意思是:留下一顆忠于祖國的赤誠之心,永遠在光輝地照耀史冊。

    ⑨文天祥(公元1236-1283年),字宋瑞,又字履善,號文山,江西吉水人。南宋大臣,文學家,民族英雄。元兵南侵時,文天祥用家產充作軍資,起兵抗元,后被元兵俘獲,始終不屈,從容就義。

    解讀翻譯

    回想我早年刻苦攻讀,歷盡辛苦通過科舉考試得到提拔,

    而現在武器嚴重不足,奮力抗敵已過了四年時間。

    國家支離破碎,如同狂風中飄散的柳絮,

    我的身世安危不定,好像暴雨中無根的浮萍。

    當年惶恐灘頭的慘敗,讓我現在依然感到惶恐,

    如今被俘虜渡過零丁洋,更感嘆自己的孤苦零丁。

    人生自古以來有誰能夠長生不死?

    我要留下一片愛國的忠心,永遠映照在史書上。

    賞析

    image

    這是文天祥被元兵俘虜后作的一首詩,表現了他忠心報國、視:死如歸的決心和崇高的隴族氣節。前兩句是作者回顧自己的一生,列舉人生中的兩件大事,一件是通過科舉考試受到朝廷的選拔,另一件是起兵抗元,在和元兵的戰斗中度過了四年,在這四年中,他出生入死,竭盡全力,但是國家還是逐漸走向火亡。“山河破碎風飄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'詩人將自己的身世與國家的命運聯系在一起,大宋江山處在風雨飄搖中,如同狂風中的柳絮,隨時可能滅亡,而自己也如同雨中的浮萍一樣,隨時有生命危險。

    接下來的兩句中,詩人用了“惶恐灘”和“零丁洋”兩個帶有感情色彩的地名,來表現自己曾經戰敗的“惶恐”和如今被俘的“零丁”之感。詩人為國家將要滅亡感到惶恐,為人民的離散感到憂愁。最后兩句詩人將感情推向極致:自古以來,人都難免一死,我要為國家而死,這一片丹心將垂于史冊,映照千古。這兩句激情慷慨的詩句,體現了詩人舍生取義的決心和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,感召了后代無數仁人志士為國家與民族而英勇獻身。全詩情感悲壯而乂昂揚,特別是最后兩句,千百年來被人傳誦,經久不息。

    作業題

    你是如何理解文天祥此時的心理狀態的?把你的見解發表在下方的評論處。

    擴展閱讀

    文天祥寧死不屈

    文天祥被俘后,元世祖忽必烈得知他很有才能,打算授予他高官顯位。文天祥的一些老朋友立即向文天祥通報了此事,并勸說他投降,但遭到他的拒絕。

    十二月八日,元世祖召見文天祥,親自勸降。文天祥對元世祖仍然是長揖不跪。

    元世祖也沒有強迫他下跪,只是說:“如果你能用效忠宋朝的忠心對躍,那朕可以在中書省給你一個位置。”

    文天祥回答我是大宋的丞相。國家滅亡了,我只求速死。”元世祖又問:“那你還有什么愿望?”

    文天祥回答廣但愿一死足矣!”

    元世祖十分氣惱,于是下令立即處死文天祥。次日,文天祥被押解到刑場。監斬官問:“丞相還有什么話要說?回奏還能免死。”

    文天祥喝道:“死就死,還有什么可說的?”他問,“哪邊是南方?”

    有人給他指了方向,文天祥向南方跋拜,說:“我的事情完結了,心中無愧了!”于是從容就義。

    ? 上一篇龔自珍 · 己亥雜詩

    本文標題:文天祥 · 過零丁洋(標簽:      )

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6771.com/gudaishi/guolingdingyang.html

    除非注明,本站所有文章均為「詞語庫」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!

    啪啪啪视频大全